• 二哥过年要去我家了。

    我妈很紧张。特意打电话来说:万一他嫌弃我们穷怎么办?我很淡定:那就分。老妈一下子就慌了,接下来几天没睡。我后来知道,只好稳住她说,随口说说的,他不会。

    岂是淡定?只是无所谓了。等这么几年,与其说是恋爱,不如说是和自己比耐力。现在结也好,不结也好,和之前并无多大差别。日子照过,茶照喝。不该熬夜,还在熬着。

    现在的每次生气,两个人都变的小心翼翼。或许都知道,不是在一起,就是个分。这么多年,好歹顾及着。

    关于是否去我家的大吵,也是一样。去年没有问,年后因为其他事说到,他说:谁让你没问。

    于是理所当然以为他是想去的。自作主张和家里说了,结果他反问:你怎么不想想我的立场?我怎么和家里说?我从未过年没回家过。就不为我考虑么。每次一不顺心就生气了!

    一瞬间很无语。于是回复了家里说人去不得了。老妈一瞬间蒙了,失望。我找了个借口顶过去。心里大片怒火烧起来。燎原似的。心里苦楚,肺热燃起,早上就头热。

    他又短信过来:今年和你回去。我已和家里谈妥了。我这样让步,你总该足了吧。

    哈哈哈哈哈。一时气得我在办公室大笑起来。回答:不行。

    他说:你不是希望我过去?又闹什么?不就是和家里说一句我可以过去么?多大的事?你知道我和家里是怎么说的?费了多大立么?

    最后这两句互相打脸的话简直让我气炸。真真是。。。

    后来第二天起床,还是自平自气说:如果这次回去如果出岔子,那么就彻底分了吧。